学院经纬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学院经纬 >> 正文

4名欠债并跳楼身亡的人因非法拘禁被捕

发布时间:2019-05-09 13:08:16来源: 作者:点击率:[152505]次

案件复审:4名欠债并跳楼身亡的人因非法拘禁被捕。


去年4月2日,陆某某,潘某贵,何某驾车前往江门市,广东省。

在一家工厂,从卢某借来2万元赌博的潘某某被要求偿还本金和利息4万元的贷款偿还债务。

由于潘某某没有钱偿还,卢某某和其他人把他带回了荣县杨梅镇一栋租来的四楼的卢室。


当天18点半的时候,债务再次失败。

卢某某和何某兴等人将潘某某带到该镇某村的潘某某的家中,要求潘和他的家人找到解决办法。

这笔钱被还清了,结果不如预期。

他不得不把潘某某带回卢的租房,继续由陆某某,潘某贵和何某监督。

在此期间,他多次敦促潘某某要钱以偿还债务。


大约23点钟,看车的人没注意,潘某某突然从房间的窗台上跳了下来。

听到楼下传来奇怪的声音后,我意识到事故发生后,陆某某等人冲到楼下,拨打了120,并打电话报警,看到潘某躺在地上,受了重伤,等不及了。

120救护车赶到,陆某某等人将潘某送到杨梅镇医院接受治疗。

4月3日上午10点50分,被迫转移到荣县人民医院的潘某某在获救后死亡。

根据景荣县的警方评估,潘某的高死因呼吸和循环衰竭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损伤。


景荣县公安局杨梅派出所召集卢某某,潘莫贵和何某等人真实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。

由于涉嫌非法拘禁,卢某某,潘莫贵,何某平,何莫兴等四人被荣县公安局抓获。


一审判决:非法拘禁造成死亡,4人被严厉判刑

去年12月11日,陆某某,潘莫贵,何某平,何某兴涉嫌违法被拘留案被荣县公安局终止。

被转移到荣县检察院审查和起诉后,荣县法院审理了此案。


一审法院认定,被告人卢某某和其他四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的个人自由,构成非法拘禁罪。

非法拘禁导致死亡,可判处10年以上监禁。

被告人卢某某等四人共同犯下非法拘禁罪,这是一种共同犯罪。

在联合犯罪中,陆某某,潘某贵,何某是主要犯罪分子,应当按照所犯的一切罪行予以处罚;何谋兴共同犯罪的次要角色是共犯,应当依法减轻或者减轻。


由于陆某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,他有酌情情绪。

一审法院裁定卢某某是主要罪犯。

他有自行决定的情况和较重的自由裁量权。

他可以通过投降而放心,并赔偿受害者家属的部分经济损失32,000元。

他可以判处9年零4个月的监禁;潘某贵正在行事较小的主犯可以通过投降放心,并被判处8年零3个月的监禁;何某平是一名未成年人,可以退保并被判处8年零3个月监禁;何某兴是帮凶,老老实实地说,对受害人家庭经济损失的赔偿是2000元,可以随意酌情判处7年1个月监禁。


受害者的死亡与非法拘禁没有直接关系。

4人上诉

今年3月25日,受害者的死亡是由于他自己的死亡和非法行为。

拘禁之间没有直接关系,卢某某,潘莫贵,何某平,何某兴不满一审法院的判决。


上诉人卢某某,潘莫贵,何某平,何某兴和辩护人分别辩称,他们没有对受害人潘某某进行殴打。

受害者从大楼跳下后,他们积极采取救援措施,受害者死亡与他们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。

事件发生后,他们还向受害者家庭提供了经济补偿,他们投降或承认了这一阴谋,他们能够在法庭上认罪。

原判太重了,无法请求二审法院。

给他们一个更轻的惩罚。

何某平甚至辩称,他不知道陆某某和其他人正在追回高利贷。

他只参与了帮助陆某某带回受害人家中偿还债务,不被非法拘留和造成死亡的案件。

判刑轻判。


最终审查:只有一人被判改变,其余人维持原判

近日,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。

中级人民法院认为,陆某某,潘莫贵,何某平,何莫兴等人非法限制受害人潘某某的人身自由,并不断敦促潘某偿还高利贷。

对受害人潘某某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,受害人选择爬上窗户离开建筑物,因非法拘禁上诉人而死亡,造成人身自由,受害人死亡和非法拘禁上诉人由于因果关系,四名上诉人的行为符合非法拘禁后果的恶化,这构成非法拘禁和死亡。

上诉人和辩护人的上述意见未确立,不予受理。


在庭审期间,检察机关提供的证据表明,吕氏家属已经赔偿受害人家属3万元人民币3万元,由潘氏家属支付。


结合上述情况,二审法院认定一审判决明确,证据充分,判刑在法定范围内,审判程序合法。

上诉人卢某某,何某平,何某兴的上诉未成立。

鉴于原判决没有找到卢某某向受害人家庭支付的32,000元的赔偿金,因此Pan Mogui's母亲赔偿了受害者家庭因为受害者家庭的经济损失而赔偿了3万元,并没有发现他部分补偿了victim's的损失。

但是,它没有酌情权,导致对潘某贵的过度惩罚。

因此,上诉人潘某贵的上诉成立,并依法予以纠正,并决定将其判处7年零6个月监禁。


(Reporter陈凤秀通讯员廖一梅)

新闻推荐

喝酒撒谎吃药

晚上检查现场。

(Reporter李玉成通讯员何吉川)我没喝酒,只因为我病了,吃了些药! 25日晚,一名醉酒驾驶摩托车的司机被错误地告知他只是在吃药。

喝酒,最终,法国网仍难以逃脱。

那天晚上,城市交警支队直属三大队......

分享到
相关新闻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